周六看了淺野忠信x松隆子的電影,以「櫻之桃」微妙地描繪了男人的心靈纖弱,「蒲公英」比喻女人的溫婉堅韌...

我...作嘔。不如乾脆說:男的扑街,女的犯賤。

恕我粗鄙直言,個人認為一點也不浪漫,只覺有點不耐煩。要是表揚女的千依百順,描寫男女婚後的關係,難怪我對婚姻沒什麼憧憬。

丈夫偷錢偷情醉酒頹廢然後還可以大覺瞓,闖禍後回家就抱著老婆哭,還算是男人嗎?算~因為哭夠了就曉得搞老婆!妻子也不抵爭,一力承擔面對兼適應,縱容不斷,好偉大麼?這種關係,簡直就是不可思議!換個場景與角度,便是又一宗天水圍家庭悲劇。

翻查一下,是改編自日本文豪太宰治的自傳小說《維榮之妻》,自傳?...還好意思寫出來?

無疑淺野忠信和松隆子都演得出色,風塵味重的廣末涼子也頗驚喜,還有妻夫木聰好靚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