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家境非富裕,才半歲便戒奶,原因是奶粉貴負擔重。然而比下猶有餘,絕不至於領綜緩,雖沒有大魚大肉,但偶然也有麥當奴。最神奇的是,我甚至還有好幾年學鋼琴兼跳芭蕾舞,到底錢從哪裡來,一直都是個謎團,當然我沒有過問,因為當我媽手上只得二十塊錢,不知該用來買餸還是交電費的時候,她還會帶我去看燈飾,更買來聖誕風火輪,照亮我的晚餐,從來不會讓我們兩兄妹知道生計有幾難。

媽說她會變錢,我信。直到大學一年級,她突然問:「如果沒錢交學費怎辦?」沒捱過苦頭的我,哇一聲就哭了出來,從那天開始,我知道原來日子可以過得很吃力,只是從來她都沒有讓我知道。

沒什麼工作經驗的女生忽然要一邊讀書一邊𢱑錢交學費,每年四萬二千一百大元曾是我的目標,籌謀的不過都是為了自己,絕對談不上家庭負擔。直至兩年多前把自己的血汗儲蓄借人,才體會到原來不是自己搞掂自己就好,撑別人才難。

一人做事一人當?邊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