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B昨晚終於撤走,家中馬上回復寧靜,以為可以鬆一鬆,點知soso氣喘喘的病情未見好轉。一星期前他開始有點身體不適,有天晚上還發燒起來,可是翌日早上又退了,一向身子弱的他我都看慣不怪,以為是因為家中來了個不速之客,令他緊張到不得之了,通常貓貓都會因為stress而生病。後來發現他鼻頭上長了塊硬物,令鼻子都腫起來,但看來他不癢不痛,於是我一直沒理。昨天見他呼吸不順,擔心他的肺炎又來訪,於是趁天氣轉冷前還是先帶他去看醫生。

最怕出門的膽小鬼,才剛剛把他放進貓袋便搏命掙扎,終於把鼻上的硬東西刮掉,流得半邊臉都是血,嚇得我半死!馬上跳上的士直奔西營盤,看醫生的時候血都開始止了。更可怕的,是醫生說這個可能是cancer,我當場都呆了,看他的鼻子都腫得變形,現在先要吃antibiotics等傷口好,下周再覆診決定要用什麼方法further check...方法有:麻醉然後割下tissue去化驗,再不然就flush進鼻子讓東西流出來化驗...不是嘛?有沒有稍為舒服一點的做法呢?有,X-Ray,還好。

醫生還說,若果確診了,鼻上這種case是可以醫的。如何醫?化療。。。what?我怎麼可能要一隻貓受這樣的苦?

呆了一個早上,回到家看到他軟弱的走動,我才懂哭個天崩地裂,不過,回想這隻貓貓連貓瘟肺炎心臟病都取不了他的命,我知他今次一定會沒事的。一定。

想不到一個B的破壞力這樣大,從此沒有喪哭聲搔擾後,但願soso可以睡得好,吃藥後一切如常,跑得跳得吃得睡得,我不想知道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