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怪獸B上月月中侵襲我家,接連搞到soso病,我已經有大拿拿成個月沒行街睇戲食飯,僅有一次下午大澳遊和四小時連搭車快逛沙田IKEA,其餘日子統統限於穿梭屋企﹣公司﹣動物診所﹣瑪嘉烈醫院(因為我外婆都病倒了),確實苦悶。

放工極速飛奔回家營救頭戴燈罩以至一天到晚不能吃不能喝的小貓,淺嚐照顧家人的滋味,心理壓力可大。經濟上負擔稍重了,時間精神也花上不少,總之身心俱疲。值得感恩的是近日工作不算繁忙,尚有空間請個假,否則我可能會爆!

周六周日探望留院的外婆,看見一向中氣十足的她,現在連電話也不想講,相信一定很辛苦了...病房是一個好可怕的地方,尤其政府醫院,地方淺窄得不得了,探病的也無處容身,更莫講忙碌到態度惡劣的醫護人員。躺在隔鄰病床上的另一位婆婆,已經不能下床,說話也語無倫次,躺下來只有看著天花,然而又好像什麼也望不到的那雙眼神,看得我好心酸。老,確是好可怕。

比死更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