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不是第一次從別人身上看到你的影子了,不是外表,而是純粹感覺跟你有點像。
對你的思念,我承認我是多於單純對你個人的掛念,而是那段短暫但無憂無慮的日子,以及和你之間那份親密而又純屬友誼的關係,一個眼神一個動作一舉手一投足就能閱讀對方的默契,我們笑言這是mac機的轉數,跟pc談不來,可是你離開以後的日子,我的轉數漸漸慢下來,近日電腦更壞掉了,肯定我的腦袋也快悶爆。
寶,你在那邊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