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得Art Basel(或之前的HK art fair),5月整個藝術界可以熱鬧得很瘋,從商業畫廊到文化單位,拍賣行到藝團和工廈,收藏家到藝術家,從中環灣仔蔓延到尖咀和柴灣,還少不了那些又富貴又高級的酒吧,先不談這樣的高雅藝術氣氛到底是怎樣回事,單是郵寄來的邀請函或宣傳品就夠填半個維港了,尤其某商場打孖寄來那張至少厚5mm的硬咭紙板,拿來做mouse pad嫌太硬,墊煲又不夠大,唯有狠狠地把它掉進垃圾桶,那刻我是覺得跟倒隔夜飯餸落垃圾桶一樣感到大嘥兼心虛!我明白你宣傳費夠多,但也小心樹妖來找你~

周五藝術中心收藏家藏品展Collectors’ Contemporary Collaboration開幕,晚上跟印尼策展人及藝術家吃飯,當中認識了印尼年青女藝術家Prilla Tania,她的創作用上紙張,對不同紙品產生興趣,買得多用得多於是她爽性學蔡倫研究造紙工藝,還不特只,她與友人找來一幅農地自家種桑樹。她更希望在三幾年內可以把這個自家項目發展成一個紙博物館,展示各式各樣的紙品,流傳手作造紙工藝,教孩子種桑樹,體驗學造自家紙。

沒錯,就是當現在什麼都可以隨手就買到 take it for granted 的世代,一百幾十元就買來一箱五大包 80gsm 的 A4 紙,每日在辦公室隨手按一個Ctrl-P + Enter就不知砍了多少棵樹的時候,Prilla 決意大費周張一手一腳從播種開始澆水施肥,花心神花精力養大一棵樹再用來造紙,這是環保教育,也是工藝的傳承。港孩不知道提子是有皮的,我們其實也不懂得紙是從什麼原材料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