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妹來不及試食麥當勞限時供應的脆香素菇包和粟米批,原來限時在長洲太平清蘸其間供應,可惜。

茹素廿多年,自少就給歧視,如果連這種連鎖快餐店都搞齋餐,便是對吃素/齋人士的一種認同。經常給人問我吃齋還是吃素,事實上我完全不會分辨什麼是齋什麼是素,總之我不吃肉不吃魚不吃蔥蒜,至於雞蛋鮮奶芝士牛油就無問題,飛機餐我會選蛋奶素食 (Ovo-Lacto-Vegetarian)。加上我先是受宗教影響,所以姑且繼續用「齋」字。

回想從前中小學年代,幾乎沒幾多人會尊重發理解,當我說自己食齋,老師同學會投以奇異目光,當然午餐飯盒一定沒有我可以食的,出外吃飯總是頭頭碰壁,還試過聽到以為是最好的同學卻嫌麻煩於是不叫我吃飯而哭了一天一夜。

事實上在這個只有行街睇戲食飯的酒肉城市,因為不能吃的緣故我總是少了一些social life,因為當大家去吃大閘蟹煲仔飯炭爐燒烤時就是不會叫我。也有好意滿滿的朋友對我份外照顧:

「這裡有沙律啊」⋯⋯ 才十幾度的冬天,我今晚就是吃這些冰冰的菜了。

一檯吃飯,有心人為我點一碟羅漢齋炒麵放在我面前,叫大家不要碰因為整個晚上當大家筷子來筷子往的時候,我就只有它喔。

帶我到燒味店魚蛋粉或韓燒門前問「你看有沒有你吃的」,然後五、六對眼看著你等你作主,其實我好不好意思說沒有。

朋友們的好意我當然明白,要付出加倍體諒來看待我,實在不好意思。感激願意忍受與我同檯,而不是丟棄我這種minority不顧的朋友們。而願意跟我打邊爐的肯定是最好的朋友了,當那邊四、五對筷子打大交的時候,忍受我一個人霸了半邊爐,還要記著不要放肉不要加湯去齋煲,壓力可大。

現在時代變啦,為環保為健康吃素食齋變得普遍亦漸漸受落,什至抬舉成一種 lifestyle,不知幾有型!齋好漸漸抬頭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