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一年,ifva團隊們一直苦於搵呢個場果個場,申請 – 拒絕 – 再申請 – 再拒絕 – 再再再申請⋯⋯ 無限輪迴,對於如何在戶外搞放映以及邊個地方打比邊個部門,我地差不多夠料出本應用手冊!
困難遇多了,心也開始亂,幾乎想立誓以後唔好再去邊度同邊度,什至覺得不如 present 這個或那個比較「易入口」的作品,漸漸忘記從前點解咁搵自己笨想搞戶外節目⋯⋯

昨晚牛棚再遇Video Circle,想起第一次在添馬艦看到時候的震撼。

普羅大眾搵節目行市集都不會入art house去 gallery,既然如此就索性把作品送到街上呈現在群眾面前。從戲院從畫廊走上街頭是希望放映/展覽更 Inviting 更 Engaging,但此舉絕不是要把作品 modify 到只能迎合大眾市民觀眾口味,Accessible不等於Less sophisticated。
尤其當我昨晚目睹朋友幾歲大的小女兒都能安靜完成欣賞「前衛」演出,即使她還未了解,即使非人人如此,但也不能輕易對觀眾失去信心。易入口的東西這個城市到處都有,我們有責任把有意義的作品展現人前。

9月,首屆 ifva Carnival,第一次兩日outdoor festival:露天放映 + 媒體藝術展覽 + 音樂 + 市集 + ⋯⋯ 很多可能性,籌劃中。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