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so是來自寵物店的,我知道愛貓唔好買,但緣份就是這樣,記得那天是我生日前夕準備去寧記打邊爐之前,就遇到soso,當時所有活力充沛的小貓都在玻璃屋裡跑來跑去玩得興高采烈,所有人的眼光都落在他們身上,包括我男朋友/而家老公,就只有我的眼光落在這隻孤零零在店內角落籠裡面的soso,就是相片上這個充滿渴望又帶點可憐的眼神⋯⋯
通常寵物店賣的都是三個月大的精靈baby,而他已經半歲大了,還有他眼睛受了傷所以被隔離。我沒有偉大到因爲他很可能沒有人買而要接他回家,而只是我第一眼就肯定是他。
當時有一張「出世紙」,其實是從紐西蘭進口的證明,針卡,以及一張連年份也打錯兼看不懂的血脈圖。唔講你唔知,soso原名叫Sharikov⋯⋯ 俄羅斯名嗎?

回家不久,一直就病啊病啊,眼睛都潰瘍到爛了,高峰期是每隔個周末都看醫生,維持了近一年,可憐到連醫生也肯上門診症。他不是眼睛毛病,而是Cat Flu後遺,隱藏了Herpes Virus,會留在身體內一輩子。
才小小年紀,他就需要每日滴8次眼藥水,定時服藥,定期覆診,我以為我沒可能有時間及能力繼續照顧他,就唯有為他嘗試找新家園,很多人看到他美美相片都來聯絡我,千挑萬選找到一家有老人家有小孩子的中產家庭,24小時都有人在家就應該可以照顧了。結果soso看著我哭他又哭,把頭哄到我面上,於是送不出去。
4歲還未到就兩次因為肺炎留院,這孩子從少就很多經歷,或許因為這樣他特別懂事特別堅強。如果貓有九條命,他真的用到盡。

翻箱倒櫃找回他的「出世紙」,線索只有一個Breeder的名字,以為不可能Google到什麼,想不到這位Breeder原來滿有名,又是什麼貓展的評審!我老公像刑事偵緝起底組,在網上找到很多相關與不相關的資料,包括她年紀已經很大,她丈夫也是有名的但已經過身等等,於是我膽粗粗發了個電郵給她,還打算飛一趟紐西蘭⋯⋯
等了幾天,終於由她女兒代為回覆了,原來那個cattery早在13年前已經賣掉,再沒有breed小貓,所以soso很可能是最後期的一批皇族後裔!
身世之謎雖然沒有真正解開,沒有像電影橋段般浪漫,不過回想14年多,日子都是賺來的。謝謝Angela和Estella,從未忘記當年一通電話,素未謀面就帶soso去看醫生還付醫藥費。
更要感激老公這星期以來全天候照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