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參與藝術節目opening,就是當年在添馬艦舉行的Berlin in Hong Kong,還記得坐在草地上喝著免費啤酒看電影,那個質地勁好又靚的熊啤啤tote bag,還有讓我感到無限震憾的Video Circle。
畢業後在YAF工作,遇上Arts in the Park嘉年華,起初並不自在,然而它總有一種力量,一種信念,落地的教育推廣至全城,很神奇。
2014年經歷雨傘革命,香港的城市空間忽然有全新定義,人群在街頭好像什麼都可以做,由下而上,自主自決。有次在金鐘一帶看到街頭放映,沒有高清影像也沒有環迴音響,但凝聚的力量比電影院還要好。
翌年3月,ifva正值策展二十周年「獨立是⋯」考古回顧,當中第一屆大獎作品,我們決定在藝術中心門外露天放映。
同期,Cinema 2.0主題是「硬電影」,探索的都是電影之根源,回到初心。

零零碎碎,都是驅使這個影像嘉年華誕生的因由。
影展要辦,藝術展覽也要辦,當參與影展只是某個群組的小圈子;當藝術展覽導賞辦了二千八百回,還是沒有人知道什麼是媒體藝術。要做藝術推廣和教育,密密做了多年工作坊還是未夠,再要推多一步,似乎就要走出這個format,而且 #我地唔做邊個做
其實從來也沒有框,事關百多年前,電影誕生之時,人們就是聚集在街頭看雜耍聽講古。曾經想過直接就用「Vaudeville」一詞,不過關注到廣大市民會應該唔知我做咩,咁⋯ 「Carnival」吧。
要寫Curatorial Statement的話,將會是五千字的事,而且光說沒用,節目最終能夠呈現什麼而觀眾接收到什麼比較實際。

在烈日當空下做媒體藝術展覽簡直是反其道而行!參展藝術家們,謝謝大家陪我癲挑戰不可能,找天我會再約大家好好聊聊!
戶外或帳篷裡放映短片作品其實比想像中都艱難,在製作上遇到的難題是正常戲院裡不會遇到的,謝謝導演們願意參與,把作品與公眾分享。
還有光影學堂每位Intern/helper,賣唱賣藝一眾表演及攤檔,食檔,沒有你們Carnival不會像樣!好希望將來可以有更多!

忙亂中未有機會跟所有人詳談,但真心感激到場支持的每一位,亦很想知道每一位的意見和想法,因為這個show比一般付出多好多倍,要再做就要做得更好做得更有成效,不然無謂做到半條人命,所以我必須很重視每一份問卷每一個意見。
能成就這件事需要感激的人太多,台燈聲影每一位,平面設計,宣傳片,展覽助理,節目搞手試煉場Interns們,ifva girl power,公司上上下下,一個都不能少!仲有太陽伯伯,無你我真係唔知點算!
最後還有一位奇女子,60小時唔瞓覺兼曬到灼傷,無你我地唔會拎到牌,無你我地無可能開到show,要乜變到乜,要做即刻做!老土野唔講咁多,飲

這個9月不易過,在公在私都謝謝大家陪我過!你地嘅擁抱我會記在心上
#ifvaEverywhere #ifvaCarnival

1112.jpg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