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zzing


第一次參與藝術節目opening,就是當年在添馬艦舉行的Berlin in Hong Kong,還記得坐在草地上喝著免費啤酒看電影,那個質地勁好又靚的熊啤啤tote bag,還有讓我感到無限震憾的Video Circle。
畢業後在YAF工作,遇上Arts in the Park嘉年華,起初並不自在,然而它總有一種力量,一種信念,落地的教育推廣至全城,很神奇。
2014年經歷雨傘革命,香港的城市空間忽然有全新定義,人群在街頭好像什麼都可以做,由下而上,自主自決。有次在金鐘一帶看到街頭放映,沒有高清影像也沒有環迴音響,但凝聚的力量比電影院還要好。
翌年3月,ifva正值策展二十周年「獨立是⋯」考古回顧,當中第一屆大獎作品,我們決定在藝術中心門外露天放映。
同期,Cinema 2.0主題是「硬電影」,探索的都是電影之根源,回到初心。

零零碎碎,都是驅使這個影像嘉年華誕生的因由。
影展要辦,藝術展覽也要辦,當參與影展只是某個群組的小圈子;當藝術展覽導賞辦了二千八百回,還是沒有人知道什麼是媒體藝術。要做藝術推廣和教育,密密做了多年工作坊還是未夠,再要推多一步,似乎就要走出這個format,而且 #我地唔做邊個做
其實從來也沒有框,事關百多年前,電影誕生之時,人們就是聚集在街頭看雜耍聽講古。曾經想過直接就用「Vaudeville」一詞,不過關注到廣大市民會應該唔知我做咩,咁⋯ 「Carnival」吧。
要寫Curatorial Statement的話,將會是五千字的事,而且光說沒用,節目最終能夠呈現什麼而觀眾接收到什麼比較實際。

在烈日當空下做媒體藝術展覽簡直是反其道而行!參展藝術家們,謝謝大家陪我癲挑戰不可能,找天我會再約大家好好聊聊!
戶外或帳篷裡放映短片作品其實比想像中都艱難,在製作上遇到的難題是正常戲院裡不會遇到的,謝謝導演們願意參與,把作品與公眾分享。
還有光影學堂每位Intern/helper,賣唱賣藝一眾表演及攤檔,食檔,沒有你們Carnival不會像樣!好希望將來可以有更多!

忙亂中未有機會跟所有人詳談,但真心感激到場支持的每一位,亦很想知道每一位的意見和想法,因為這個show比一般付出多好多倍,要再做就要做得更好做得更有成效,不然無謂做到半條人命,所以我必須很重視每一份問卷每一個意見。
能成就這件事需要感激的人太多,台燈聲影每一位,平面設計,宣傳片,展覽助理,節目搞手試煉場Interns們,ifva girl power,公司上上下下,一個都不能少!仲有太陽伯伯,無你我真係唔知點算!
最後還有一位奇女子,60小時唔瞓覺兼曬到灼傷,無你我地唔會拎到牌,無你我地無可能開到show,要乜變到乜,要做即刻做!老土野唔講咁多,飲

這個9月不易過,在公在私都謝謝大家陪我過!你地嘅擁抱我會記在心上
#ifvaEverywhere #ifvaCarnival

1112.jpg

Advertisements

過去一年,ifva團隊們一直苦於搵呢個場果個場,申請 – 拒絕 – 再申請 – 再拒絕 – 再再再申請⋯⋯ 無限輪迴,對於如何在戶外搞放映以及邊個地方打比邊個部門,我地差不多夠料出本應用手冊!
困難遇多了,心也開始亂,幾乎想立誓以後唔好再去邊度同邊度,什至覺得不如 present 這個或那個比較「易入口」的作品,漸漸忘記從前點解咁搵自己笨想搞戶外節目⋯⋯

昨晚牛棚再遇Video Circle,想起第一次在添馬艦看到時候的震撼。

普羅大眾搵節目行市集都不會入art house去 gallery,既然如此就索性把作品送到街上呈現在群眾面前。從戲院從畫廊走上街頭是希望放映/展覽更 Inviting 更 Engaging,但此舉絕不是要把作品 modify 到只能迎合大眾市民觀眾口味,Accessible不等於Less sophisticated。
尤其當我昨晚目睹朋友幾歲大的小女兒都能安靜完成欣賞「前衛」演出,即使她還未了解,即使非人人如此,但也不能輕易對觀眾失去信心。易入口的東西這個城市到處都有,我們有責任把有意義的作品展現人前。

9月,首屆 ifva Carnival,第一次兩日outdoor festival:露天放映 + 媒體藝術展覽 + 音樂 + 市集 + ⋯⋯ 很多可能性,籌劃中。

第一次看video circle,是在添馬艦的Berlin in Hong Kong,人生中第一個參加的藝術活動opening,星光下躺在草地上喝著免費啤酒,還有超美的bear bear熊tote bag免費派。當時心諗,做藝術好好啊~(年少是比較無知容易被騙的)
.
那個晚上遇見(稱不上認識)Fion,當時好像在招募helper,我跟其他同學一樣在一張已經傳到殘殘地上記下了自己的聯絡,不過最後無人搵我⋯(後來輾轉還是參與了幾屆Microwave Festival的工作,見識這奇女子三頭六臂之威力)
.
第一次來到Videotage,就是因為Jamsen帶我來的,細路女問都無問就跟人去呢個叫「牛棚」嘅地方,然後這男人掉低我響度就飛咗喇!(後來其實又是他先給我機會才開展了在Videotage + Microwave的兼職工作)
.
而第一次去歐洲工幹,又就是ISEA,還居然是坐郵輪,成舊飯咁莫名奇妙地走了Helsinki – Sweden – Estonia一轉。今天ISEA香港版在我娘家scm完成,closing節目正好又回到從前出發的原點。
.
兩位帶我入行嘅「前輩」應該唔記得架喇!請受小女子一拜喔~

並不是來自新婚,而是來自身邊一眾好友:姐妹們的無私照顧及愛護,摯友的花球和眼淚,師長多年的栽培和信任,偶像的隔空祝福及為我所做的事⋯⋯

此刻我絕對是世上最幸福的人!

謝謝你給我們如斯美好又難忘的一個晚上。

這個「浮誇」,實在睇到我毛管都棟埋!與一眾韓星相比,一身平凡裝束站在台中央雙腳幾乎痴實個地,得正正響度,除了開口唱之外真係乜都唔駛做,而且其實eason都算幾唔高而個樣又只係順眼的artiste,竟然如此壓台如此震撼,不得不叫聲:神啊∼

由於我不是泡菜迷,個樣又唔襯韓妝,體質也不夠「韓」底,恕我對K pop認識真是很膚淺。由細到大都聽Canto pop的我,總覺得本地歌手也不是這麼不濟,eason的天時地利人和兼實力非人人可以有,不過唱得跳得看得的人倒不缺,缺的是電台電視台創作人還有意念和點子,想有發揮的機會真是看命了。

聽聞這個MAMA show綵排都做了三整日,這個肯定香港本地頒獎禮辦不到,分分鐘都係錢,每人分到15分鐘踩踩台板都已經偷笑!怪不得有錢有質素,即使香港幾多人材天材都真係靠自己算了。

萬眾期待的星際啓示錄(Interstellar明明譯星際空間,字面上沒有啓示成分喎),我打醒了十二分精神萬二分期待於上周六與學聯同日去機場check in,跟學聯代表一樣,我的肉身沒有離開香港,而精神就上了太空,跟住失望而回。

澄清一下,失望不等於不好看,我覺得電影滿是感動,只是失望可能是來自期望太高,導演老蘭最會用幾十種層次去講故事,荷里活商業巨製配獨立精神及無比創意,這正好是他高明的地方,也是我欣賞他之處。你看潛行凶間(Inception)要飛車有飛車,要動作有動作,要靚仔比夠幾個你,荷里活元素全齊,但同時要高深有幾高深,數到你頭暈都想知到底現在第幾層夢啊,總之無論你是何種觀眾,男女老幼都可以找到值得看的而且睇得津津樂道,都總有一款啱你口味。但今次不知是否走火入魔刻意左少少,好著跡地迎合各界口味,也不知道是否計得太盡,喪失了一點堅持,以至令我覺得有幾分失望。

很多人說即使沒有物理知識也可以好好享受感動故事,也是的,但其實如果對時間和空間的想像不夠,又沒有相對論啊重力啊那大堆基礎,其實真會看少了一點點,而且,又豈可停在那些韓劇式催淚場面呢?!(利申:我都落了兩淌眼淚)

而且,作為純粹普通故事來看未免太多漏洞了吧。例如,很多觀眾也指出有故事邏輯問題,為何Cooper爸爸掉低一對已經失去阿娘的仔女話走就走,而NASA又隨便找個剛好撞進去的機師去駕駛太空船,即使他有多經驗我也有同樣的疑惑,但Cooper也有問老Brand如果他沒出現,太空船也要起飛的,好明顯導演也意識到這個「漏洞」,所以,其實到底這真是漏洞還是刻意安排?

另外就是角色作用問題,在Inception裡頭Ellen Page的角色是新丁一名,於是DiCarpio解畫給她間接也講解遊戲規則給觀眾知道是完全合理,但今次那個用紙條超簡化地解釋蟲洞給一個即使不是科學家也對太空有很深認識的機師,未免求其左。

然而作為老蘭的忠粉,貪心又執著的我總覺得是不是有什麼地方我看漏了眼。物理方面我尚可以應付,new age思維我倒沒有幾多,還請高手指點指點。

我對new age的片面知識,局限在極皮毛的2012世界末日之說,當中提到末日是第三次元的完結(有誤解請賜教),人要棄第三度空間(肉身,由精神透過物質顯像而成的空間 — 會不會就是兒子Tom及他的玉米田?)昇華到第五度空間(精神,愛 — 即女兒Murph感應?),否則肉身病痛隨之而來(Tom家人的肺病),因為自身的頻率未能與轉化中的地球頻率產生和諧共振。要是如此,對他一對仔女擺明車馬偏心的Cooper 以及火燒玉米田就合理得多了。當然Tom是思念父親所以誓死保衛舊居和玉米田是有可能的,但我倒不認為啦。因為他早在傳送的錄像說過要let go了,而且此後Tom影都沒啦而Cooper死而復生後問都無問過個仔架!(可憐的Tom~)

水星球那幕我倒是驚嘆的,那一下子翻起千呎浪,加Cooper一句:“Those Aren’t Mountains. Those Are Waves”,頓時讓我抽身觀眾角度跳離IMAX巨幕以外的空間打橫看(如同書架以外的角度般),根本就是一個波形圖,那個wave也許就是波峰。

但然後去到冰星球,最大疑案應該是Dr Mann了!起用得Matt Damon點會只是個大茄?尤其老蘭很愛功能角色,我倒不太理解Dr Mann的作用。如果只是出來搞亂檔然後好交代Cooper「被迫」入黑洞,或者純粹想加插一場打鬥場面圓滿荷里活要求,以這位導演來說就未免有少少低手囉。

New age有說要進入較高次元,先要通過四度空間即先要離開肉體生命,可能水星球的共振和冰星球的干擾就是令Cooper轉化的過程,所以Dr Mann要打Cooper一身然後令他接近死亡,於是一直堅持賴皮「我要返屋企」的Cooper放棄回家念頭而自願犧牲掉進黑洞的五次元世界。但是不是這樣呢又?

至於「愛」,或者因為我真的沒有幾多new age知識⋯⋯ 講真當Dr Amelia那篇「愛是最大權利」的演說時,我是有點昏暈的,聯想到是哈里波特⋯ 點解佛地魔殺唔到Harry Potter,是因為父母的「愛」,還好被解釋為古老的魔法(利申:我有追哂全套Harry Potter架我ok呢隻架!)但何解Cooper入完黑洞都出得到來無穿無爛,如果又是愛,我搞不通⋯

其實睇戲當然可以簡單點,分折得多到連導演都可能沒有這想法,不過都係諗下啫!反正作者已死啦,找個角度閱讀下研究下傾下估下囉!

Next Page »